托芮朵督导者

托芮朵给人的第一印象,似乎就是当代年轻人渴望成为的样子:缪思、艺术家、不朽巨星、无法抗拒的诡魅妖。但他们的天赋和美貌只不过是身为猎人的伪装。数千年来,托芮朵的血脉选择性地引诱、接纳和喂养艺术精英。身为血族的我们可能认为自己不受其诱惑的凝视和挑逗话语的影响。胡说八道!被迈亚在宫廷上操弄,我一点也不感到羞愧;因为当你明白其中的运作,便能轻易地利用他们的虚荣心。

17世纪时,艺术家们才姗姗来迟地抵达布拉格。仅仅300年后,他们已经准备好利用谎言和魅力进入王宫,在兹维身上的烈焰都还未燃烧殆尽前,便夺取王位。但瓦西里亲王的统治,如多数托芮朵亲王一般,都十分短暂。仅仅半个世纪前,他被布鲁赫的卡拉克粗暴地废黜。

迈亚,一位早已备受赞誉的社交名媛,在袭击其间可疑地自宫廷中消失,但很快便又恢复了活跃。她在天鹅绒革命中是一股引人注目的力量,也是后来几位总统的秘密红颜知己。尽管如此,她还是尽情吸着那些她假装很在乎的人的血。

由此我可以得出两个结论。第一:她在本质上是个不忠的人,在与她同族的亲王瓦西里被废黜后,她的所作所为证明了这一点。第二:她的人性和温柔的人格只是一个自私的借口。这让迈亚成为一个危险的敌人。那种你必须时刻密切关注的敌人。因此在我的统治之下,她依然保有她的地位。

有些玫瑰氏族可能会在即将到来的动乱中与叛党合作,光是想象就很不妙。令人惊叹的“诡魅妖”和鼓舞人心的“缪斯”都快如闪电,但他们各自以截然不同的方式运用艺术。

在上一届大会的混乱之中,我目睹一个诡魅妖对付两个体形笨重的布鲁赫,他们有着原始凶猛的外形和一把剑。上一秒她还跪地求饶,摆出一副受害者的姿态。而下一秒,她狂怒地向前冲刺,发出一声巨响。体形最为庞大的野兽目瞪口呆地愣在原地,目不转睛地看着不断旋转的玫瑰。另一人捂着眼睛尖叫起来。诡魅妖转过身,她的剃刀片撕裂了那些可怖的野兽,她得意地摆出胜利姿态。她的敌人霎时化作一道红色的血雾。

迈亚曾经给我一个视频片段,当做她麾下两名缪斯和一众敌对帮派冲突过程的“报告”。在视频中,我看见10个手持AK步枪和马卡洛夫手枪的男人,为了一些前卫画作而射杀了迈亚的父亲,米柯拉。视频随后遭静电干扰,接着我听见其中一位缪斯唱出了世上最优美的歌曲。那些恶棍不再锁定他们的第一个目标,开始寻找新的威胁。在他们的身后,受到缪斯歌声的影响,倒下的玫瑰再次站起。视频的最后,随着两个托芮朵一边唱着歌、一边从两个方向各自向那些恶棍袭去,屏幕画面上除了屠戮与死亡之外,什么都没有。

 

– 出自《马库斯亲王的反思;在玫瑰的荆棘之上》

查看更多

其他新闻

加入狩猎

在游戏内取得

需要持续的互联网连接、Sharkmob和Steam账户。适用年龄限制。包括游戏内购买项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