諾斯費拉圖督導者

今晚,我問歐姆尼斯關於「諾斯費拉圖」氏族的起源。他的反應是在面具底下露出一抹微笑。那是由疤痕和歪曲尖牙組成的低調微笑。這個微笑代表他什麼都知道。「我們來自於第一座城市的地下城」他說,「……而我們總是監視著一切。」這是典型的諾斯費拉圖式回答。沒有說謊,但是也並非全部真相。

「諾斯費拉圖」受到某種遠古詛咒或因為和野獸的特殊關係而變得畸形,他們向來對我反感。不過現在已大不相同。我現在認為,如果沒有老鼠和地下城,就沒有任何王子能統治布拉格。約瑟夫.茲維和他的氏族統治了超過八百年,使他成為這座城市有史以來最成功的王子,當然僅次於我。以任何方式招惹他們,都是愚不可及。時間,還有又是歐姆尼斯,已經證明我是對的。他的間諜網路、怪獸、無家可歸毒蟲、貓、蝙蝠和駭客,已經讓我的領域度過十幾次危機。

如同其族類,歐姆尼斯和焦慮的托瑞朵八卦皇后完全相反。幾乎可以說他雖然外表醜陋,不過內心某處還保持純淨。純淨、聰明,而且非常謹慎。因此我想自己可以徹底信任諾斯費拉圖。不過同時,我知道這裡曾經是他們的城市,而且許多人仍然這麼認為。歐姆尼斯也是嗎?

和其他氏族不同,老鼠秉持「血脈第一,派別第二」的原則,現在仍和他們的叛黨族人有聯絡。如果布拉格的諾斯費拉圖叛黨成為真正的威脅,我需要準備面對的攻擊主要有兩種:馴獸者和破壞者。

馴獸者是獵人。想到他們派出一群會發出寂靜聲波的蝙蝠爪牙來追蹤我,就讓人感到不寒而慄。我要怎麼保護自己?唯一的選擇是試圖擺脫他們。即使如此,如果有人能傷到我,馴獸者的能力距離半條街就能聞到我傷口流血的血腥味,他們還是有辦法逮到我。那躲起來運籌帷幄是另一種比較好的選擇嗎?要是沒有破壞者,可能是。

破壞者使用其他方式來尋找目標。大部分是駭客或工程師,他們是擁有長時間隱形能力的大師。雖然還是能偵測到他們,我絕不懷疑他們有辦法潛行通過我的守衛。然後他們一定裝備著充滿血瓦斯的管狀炸彈,他們就在墓地下方可怕的化學實驗室製造這東西。

布拉格的所有諾斯費拉圖似乎都能與暗影合而為一。他們移動迅速,而且不見影蹤。如果我成為他們的目標,我絕對看不見他們到來。但歐姆尼斯可以。每晚我都祈禱,信任我的間諜大師是正確的。

– 節錄自《馬庫斯王子回憶錄:地底潛伏者》

瞭解更多

其他最新消息

加入狩獵

進入遊戲

需要有穩定的網路連線、Sharkmob及Steam帳號。有年齡限制。包含遊戲內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