诺斯费拉图督导者

今晚我询问欧姆尼斯有关“诺斯费拉图”氏族的起源。面具下的它冽嘴一笑,作为回应。这笑容露出了难能可见的伤疤和弯曲的獠牙。是个会心一笑。“我们来自第一座城市底下的城市,”它如是说,“……而我们总是在观望。”典型的诺斯费拉图式回答;没说谎,但也没全盘道出实情。

由于遭受某些古老诅咒的变形,也或着是它们与野兽的特殊关系,诺斯费拉图一直以来都排挤我。已经够了。最后我相信,在没有老鼠与城市地底鼠窝的帮助下,没有亲王能够统治布拉格的。约瑟夫·兹维氏族统治超过800年,这使得他成为城市中最成功的亲王,当然了,是在我之前。用任何方式激怒他们,可说是愚昧之举。一次又一次,欧姆尼斯证明了我是对的。特工、怪物、无家可归的成瘾者、猫咪、蝙蝠和黑客的网络已确保我的领地幸存了十来次。

就如其氏族大部分的家伙,欧姆尼斯是焦虑不安的戏剧女王托芮朵的反对者。这几乎像是外在丑陋,但内在却保持着某些纯净。纯净、睿智且非常小心谨慎。这一切都让我想完全地信赖诺斯费拉图。但与此同时,我明白这曾是他们的城市,而许多人依然妄想着这座城。欧姆尼斯也是如此?

不像其他氏族,这些老鼠依然与叛党维持着联系,他们遵行着“鲜血优先,意识形态次之。”的准则。如果诺斯费拉图布拉格叛党成了真正威胁,那么我必须准备迎战两大主要势力的攻击,也就是驱兽者和捣乱者。

驱兽者是群猎人。光想到一群蝙蝠用无声无息的回声来追查我的下落,我便感到不寒而栗。我要怎么捍卫自己?唯一的选项就是想办法逃离他们。但纵使如此,如果有人设法想伤害我,驱兽者的能力能在半个街区外,闻到我伤口的血腥味,那么我依然会成为他们的猎物。那么,如果待在室内,通过他人执行任务会是更好的选择吗?对于捣乱者而言,似乎不是。

捣乱者有其他方法找到他们的目标。他们当中有许多人是黑客或工程师,而且他们精通一项能力,能够在数小时内隐匿踪迹。虽然还是检测得到,毕竟我不认为他们有方法能瞒过我的守卫,悄悄溜进来。而且的确,他们会装备填满血液烟雾的管状炸弹,投掷到墓地下方某些恐怖的制毒室内。

似乎布拉格的所有诺斯费拉图族人都能成为与暗影同行的一分子。他们来无影,去无踪。如果他们前来找我,我根本无法看见他们。但欧姆尼斯能够看见。我每夜祈祷,希望我这么信赖这位特工精英这件事能毫无差错。

– 出自《马库斯亲王的反思;浅谈地底住民》

查看更多

其他新闻

加入狩猎

在游戏内取得

需要持续的互联网连接、Sharkmob和Steam账户。适用年龄限制。包括游戏内购买项目。